靴奴天堂

年,首都,北郊。

「时文先生您好,欢迎来到靴奴天堂!在这裏您将受到非人的虐待,体验极

緻的践踏!我是血影,很高兴爲您服务!」一位穿着职业装,长相妖异的美女,

站在迎宾前台微笑着向面前一名看上去似乎很紧张的年轻人说道,「您的资料我

们已经分析完毕,并爲您挑选出最适合您的女王和最适合您的项目,如果您沒有

什麽异议的话,请在协议书上签名。」血影拿出一份装订好的协议书递向时文。

「啊!嗯,好,好的。」时文尴尬的说道,赶忙接过协议书,在上面签上了

自己的名字。协议书的内容长达几十页,不过是些形式性的纲常和一些免责明细,

时文在来到靴奴天堂之前就已经看过电子版了,所以并沒有什麽犹豫,在需要签

字的地方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嗯,好的,感谢您的配合,您的调教室在十八楼,请跟我来!」血影看到

时文签名完毕,便收起协议书,做了个请的手势,随手提起一个黑色手提包,转

身走向电梯。

「奥,好,好的!」时文赶紧跟在血影的身后,走了过去。他感到紧张不已,

他到现在也不确定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但无论如何,既然已经来了,便既来之

则安之吧,再怎麽说,自己总不至于死在这儿吧!时文爲自己设定了一个不可

能发生的下限,自我安慰的想着。

靴奴天堂坐落于首都郊区,主体建筑是一幢十八层的高楼,并配有一些诸如

商店、公园等辅助设施的花园型社区。靴奴天堂既是这个社区的名字,又是一份

决策层所签署执行的项目书的名称。

统计表明,在全球范围内,自2000年左右开始,孕妇在怀孕期间,需要

比以前更精心的呵护自己的身体,才能保证婴儿的顺利出生。而这种现象,在2

010年之后则更加突出。这个情况起初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普遍的观点认爲,

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社会交往活动日益频繁,孕妇家庭更加注重对其身

体的保养,增加营养和提高保健水平是正常现象。

但是,2016年夏天,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表明,这种情况并非是因

爲生活水平提高等外在因素,而是因爲环境污染引发的男性精体质量出现了严重

的下降导緻的!这篇研究报告并未进行公布,而是只告知了各国决策层。

各国的决策者们爲此进行商讨决议,分別按照不同的方式配合协作,挽救男

性精体质量下降的问题。在我国,决策者们希望通过抽取优秀的精体基因样本以

供研究,并以此来指导大衆如何改善生活状态,提高整体的精体质量。

而研究表明,以更纯粹的爱恋爲诉求,偏重精神依恋的群体,其精体质量明

显比传统的欲望需求群体的精体质量更高,而这其中的代表性群体,主要有同性

爱恋和SM爱恋两种,但如果以人类繁衍爲研究目的,前者显然并不合适,所以,

决策者们决定,对SM爱恋群体进行跟踪观察和研究。于是,靴奴天堂的议案随

之被提了出来,并在其后不久便付诸实施。

爲了不至于引起社会的恐慌情绪,靴奴的招募工作并沒有公开进行,而是由

社会科学、心理学、美学专家等专业人士组成的小组,对国内的SM论坛、聊天

群等聚集区进行筛选,选出待定人选后再由官方进行实地谈话和引导工作,再选

出合适的靴奴聚集到靴奴天堂进行集中活动,以便采取精体样本进行研究。

这次选出的靴奴大概有二三十人,而时文就是其中的一个。时文来自一个北

方的海滨城市,大学毕业之后随即失业,整日呆在家裏,已经浑浑噩噩的度过了

一年的时光,一直沒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时文的M属性是天生的,他自己也不知

道是爲什麽,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每日都趴在电脑前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影片来解决

自己的生理需求,而且他也加入了很多SM的聊天群,跟相同爱好的人互相交流,

他非常希望能够寻找到自己的主人,但遗憾的是,无论在现实世界裏,还是在S

M世界裏,能与时文进行亲密接触的,只有他的左手。

在一个平凡的上午,裤子已经褪下的时文在听到敲门声后,赶紧提上裤子将

门打开,当看到门外站着的父亲和几名制服黑衣人时,他彻底傻掉了。而这几名

黑衣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与时文父子进行了一次秘密而严肃的谈话,最后的

结果是,时文同意来到靴奴天堂参与这项工作。

黑衣人带走了时文,留下了一个手提箱,裏面装着三百万现金,是时文参与

这项工作的报酬。

「好好爲国家出力啊!」父亲送別时文坐上一辆军用吉普,叮嘱道,转头又

向路过的邻居们炫耀,「我儿子,要去首都了,领导直接派车来接的!」

出力怎麽出力把自己撸死算不算鞠躬盡瘁啊!时文心裏尴尬的想着,

坐在吉普车上踏上了看似前程似锦又似前途未蔔的命运。

「翁!」电梯停靠的声音打断了时文的思绪,他深唿吸了几次,跟着血影走

出电梯。

「您的调教室是3号房间,请跟我来!」血影走在前面,不一会儿就来到3

号房间,打开了房间门。

「这……」时文看到房间内的景象,很有些意外,他原本以爲这应该是一间

带着洗手间的单独的卧室,但沒想到这个所谓的房间居然是一整套住所,客厅、

餐厅、厨房、阳台、洗手间全部具备,两个卧室,一间书房,整个房间的面积大

概有150平米左右,「这房子这麽大!我一个人住还是与別的人一起住」他

走进客厅,打量着问道。

「嘭!」血影突然一脚踹在时文的腿上,将他踹的跪倒在地,「你哼!以

后你在这个房间裏只能跪在我的脚下,伺候我,服侍我,并心甘情愿的接受我的

虐待,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懂吗贱货!」她突然变得面如冰霜,高冷而孤

傲,性感的黑色高跟鞋踩在时文的脸上,不屑的说道。

「啊!」时文被这突如其来的遭遇刺激的有些茫然,「你……我,我们不应

该先谈谈具体的事情吗」

「谈什麽你这个下贱的奴隶想跟主人谈什麽嗯」血影踩着时文的脸鄙

视的说道,「你刚才称唿我什麽你这贱货的耳朵是聋了吗!那就別要了!」

她擡起秀美的玉足,性感而尖利的鞋跟狠狠的插进了时文的耳朵!

「啊!」时文感觉血影的高跟鞋跟似乎插入到自己的脑腔中,脑袋仿佛要裂

开的剧痛根本无法忍受,他慌忙擡起手来想把血影的高跟鞋移开。

「哧!」血影的玉手中握着一支针管,针管中的药液已经推入时文的胳膊,

时文顿时感觉全身松软,无法用力,但脑中的剧痛却丝毫沒有减轻。娇美的鞋跟

在时文的耳道中残暴的钻着,血影根本不顾时文的死活,放恣的往下踩着美丽的

鞋跟。鲜红的血液顺着耳道汩汩涌出,染红了血影那令人迷醉的高跟鞋。

「贱货,知道本主人爲什麽叫血影吗」血影环抱玉臂,肆意的虐待着脚下

的时文,「因爲本主人要让你们这些贱货的髒血染红我高贵的媚影!」

「是,主人!求主人高擡贵脚,放我一命吧!」时文根本无法抵抗高高在上

的血影,他忍着剧痛,颤抖的哀求道。

「你以后就是我的靴奴了!听到了吗贱货!」血影更加用力的往下踩着高

贵的鞋跟,威严的命令道。

「是,主人!靴奴遵命!靴奴遵命!」时文感到痛疼欲裂,眼前发黑,急忙

应声道。

「哼!沒用的废物!」血影将性感的鞋跟从时文的耳朵裏抽了出来,一脚踢

在他的头上,「老老实实的跪在这儿等着!」她命令道。

时文慌忙爬起身跪好,目送血影扭动着娇媚的倩腰,踩着魅惑的高跟鞋走进

卧室。他颤抖的跪在地上,耳朵裏的鲜血不住的往外流淌,却只敢咬紧牙不敢喊

疼,更不敢伸手去擦。

过了大约二三十分锺,血影从卧室中走了出来,时文看到血影的那一刻,忍

不住浑身一颤,太美了!

血影脱去了一身职业装扮,换上了黑亮色的女王装,黑色的皮外套和皮裙晃

动着撩人的气息,黑色的丝袜熠熠发光,黑色的过膝高跟长靴闪动着妖异的色彩。

血影媚笑着,慢慢的踱到跪在地上的时文面前,饶有兴緻的看了一眼已经惊呆的

说不出话来的时文。

「我美吗」血影调戏的看着时文问道。

「您……真的愿意做我的主人」时文沒有回答血影的问题,而是不确定的

问道,他既沒有称唿血影爲主人,也沒有自称爲靴奴,因爲他觉得眼前的血影美

的如同异界的最娇媚的妖精一般,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而对于血影之

前命令他做靴奴的事情,时文变得不自信起来。

「咯咯咯,」血影媚笑着,「刚才是谁在本主人的脚下鬼哭狼嚎啊怎麽,

现在又突然被我的美丽吓傻了吗」她擡起玉手撩动了一下齐颈环绕的丝丝秀发,

更显出高贵的女王气质。

「不不不!」时文慌忙解释到,「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我,我真的配

吗」

「咯咯咯,」血影娇笑着,踩着性感的长靴走过时文的身边,一阵香风轻轻

拂过,撩动着他的敏感的神经,「行了,你的性格特点、倾向程度都经过严格缜

密的分析,最后呢,确定由我这个喜欢残虐的主人来调教你,也就是说,我是最

契合你的需求的!你还真是个贱货呢!如果你沒有什麽异议的话,就在这张主奴

协议书上签个字,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你,你签字之后,将会成爲本主人的私属

物品,任由我凌辱虐待,即便是我把你玩死了,也不会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血

影优雅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随身带的手提包裏拿出一份协议,扔在时文的脸

上。

「这,这不可能!」时文急忙接住协议书,激动的自言自语道。

「哼!」血影轻哼一声,愠怒的眼色一闪而过,「贱货!你知道有多少人跪

在本主人的脚下,磕碎了脑袋就爲了能被本主人虐待至死吗!你別不识擡举!」

她恨恨的站起身,恼怒的看着脚下的时文。

「不不不,主人,请您不要误会,我只是,不不,靴奴只是在想,靴奴这条

贱命真的配被您踩死吗」时文跪在血影的脚下,仰望着无比妖娆性感的主人,

颤抖的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贱货!」血影放浪的大笑着,擡起玉足狠狠的踹在时

文的贱脸上,「嘣」的一声,时文的脑袋被踹的撞在墙上,疼痛不已。

血影踩住时文的脑袋,兇暴的踩在地上,残忍的碾踏着,仿佛要将他的脑袋

踩爆。时文剧痛难忍,扭曲着身体,不住的哀嚎着,下体却不受抑制的隆起,将

裤子顶起一个高高的包。

「嘭!」血影狠狠的一脚踹在时文的下体,将他的肉棒踹的瞬间萎靡,「贱

货!现在就想射先把这份协议签了!签完了让你射个够!」她擡起玉足,妖异

的靴跟踩住时文的手指狠狠的踩了下去,「哧」的一声,时文的手指被靴跟刺破,

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用你的髒血,在最后一页写上你的贱名!」血影将协议书踢到时文面前,

轻蔑的命令道。

「是,主人,靴奴遵命!」时文赶忙翻到最后一页,忍着手指上的疼痛,用

血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恭恭敬敬的呈递给血影。

「咯咯咯,这才乖嘛!」血影接过协议书,坐在沙发上看着时文的签名,满

意的点点头。她擡起头看着恭敬的跪在脚下的时文,「想不想舔主人的靴底」

性感的靴底伸到时文的嘴边,血影诱惑的问道。

「恩恩!」时文激动的点点头,伸出舌头舔向极緻撩人的靴底。

「美得你!」血影一脚踹在时文的脸上,将他踹翻在地,不屑的说道,「你

连舔我踩过的地面都不配!」

时文急忙爬起来怯懦的跪好,他的心情有些失落,但他心裏明白,血影主人

说的很对,他确实是连亲吻血影踩过的地面的资格都沒有。

「噗嗤!」血影看着时文失落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行了,其实要想

舔本主人的靴底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呢,得看你的表现了!」

「啊!」时文激动的擡起头,等待着主人的命令,无论血影命令他去做任何

事,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

「其实呢,也沒有多难,本主人和三个姐妹住在二楼,但是昨晚房间裏的马

桶堵了,本来呢,我们是想盡快疏通的,但是本主人在昨晚接到通知说,本主人

的靴奴,也就是你,会在今天上午来到靴奴天堂,所以,爲了能让你玩的盡兴,

我们将香便全都排进马桶,就等着你去吃幹净呢!」

「啊!是,是,主人!」时文禁不住全身颤抖了一下,但还是急忙回应道。

四位美女的香便……我能吃得下吗从未吃过香便的时文心裏忐忑的想着,内心

无比恐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血影恣意的浪笑着,「贱货!你以后就是我们宿

舍的人形马桶!懂吗贱货!」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8.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