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母诱惑

我叫阿坤,今年二十岁,已经做事两年。我的亲生母亲早死,有一个后母,她的模样像极了大陆着名影星傅艺伟,可说是长得一模一样,无论是身材、容貌、眼睛、肌肤、气质,都是相同的,如果二人站在一起,简直无法分辨。她比我父亲小了近二十岁,据人说,当年父亲在学校教书,后母曾是他的学生,学习十分努力勤奋,是父亲的得意门生。她当时因家境贫寒,拿不出学费,曾提出掇学就业。父亲对这样的好学生十分可惜,与校方联繫免除了她的学费,还时常接济她家。在她中学毕业时,我的母亲已去世一年多,她崇拜我父亲的人品,便主动提出要嫁给我的父亲。当时,她一个十八岁的少女,生得花容月貌,加上人品出众、娴淑端庄,确是一个世上难寻的好女子。但父亲考虑年龄悬殊太大,不愿贻误她的青春年华,便坚决拒绝。可是她的决心已下,表示此生除我父亲不嫁,否则就要出家当尼姑。她的态度感动了我的父亲,这样才成就了婚姻。婚后不久,父亲辞教经商,后来又从事实业。二人相亲相爱,鱼水和谐。但可惜的是,她与父亲结婚才十年,在三年前,家父又去世了。那时,她才二十八岁,即开始守寡。你现在可知道,后母是一个多么不幸的人。继母是在我入小学时,先父娶她回来的,即是说,我从八岁时便由她照顾至现在。她也生了一子一女,大的八岁,小的才六岁,均在读小学。虽然她有了自己的子女,但仍一如既往地关心我、照顾我,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而我也始终把她当作自己的母亲,由于家母去世时我的年龄尚小,连母亲长什么样子都忘记了,所以,在我的心目当中,后母就是母亲。我们是个小康之家,生活可惜父亲早殂,他的小厂关门,我不能继承父业,只能出去打工。继母做楼房经纪,生意很好。因为她是一个很幹练的女人,在生意场上可说是一个强者,再加上父亲的遗产,她与弟妹的生活是不会发愁的。父亲去世后,母亲独立支持一个家庭,日子过得还相当红火,一家人亲密无间。由于后母出众的才幹和绝世的美貌,许多人主动表示愿意与她同结连理,但均遭到拒绝,理由是为了孩子们,不想再结婚。她独守空闺,洁身如玉,从不作红杏之想。对此,我也是十分崇敬的。我从小就养成一个习惯:每天离家前都要吻一下后母的脸颊。现在年龄虽然已经不小,但每天仍然这样做,大家都习以为常。最近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格外明亮、亲切,充满一种我无法表达的神韵。每次吻她时,她身子有些颤抖,有一次她甚至搂住我的腰,要我再多吻她几下。还有一次,她甚至搂着我的脖颈,颠起脚尖,主动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自己也感觉对后母的感情与以前不同:我开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红润细嫩的肌肤,特別希望多吻她几次。她生性娴静而温顺,然而身上却隐藏着某种令人动情的魅力。我心想,母亲多么年轻漂亮,难怪那么多男人在追求她。如果我不是她的儿子,大概也会为她所迷倒的。我平时只是常吻她的脸颊,但心中却萌生了一个慾望,希望经常吻一下她那丰腴而美丽的樱唇。当然这只是想入非非而已,因为我知道,只有情人间才能接吻。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极其不妥,盡量压抑自己的情感。在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是我的生日,继母弄了一些好饭菜,一家人开开心心地为我庆祝生日。当晚,继母频频劝我喝酒,我也是喜欢饮啤酒的。当时我饮了不少啤酒,还饮了少许白兰地,这样,我有点醉意,饭后便想回房休息,谁知刚站起来竟东倒西歪地差一点摔倒。母亲见我这样,便一手拉起我的一个胳膊架在她的脖子上,另一只手搂着我的腰,连拖带抱地将我送回房间。我中感觉出她在为我脱去鞋袜和外衣,以后的事全然不知,倒在床上睡着了。睡到半夜时分,我朦胧中觉得有人在抚弄我的阳具,惊醒过来,原来是后母躺在我的身边。她已是一丝不挂,我也是身无寸缕,看来是她为我脱光了衣服。我被她紧紧搂在怀里亲吻。我睁大眼睛,对眼前的景象十分不解,不禁「啊!」了一声。后母见我醒来,也大吃一惊,急忙放开我的阴茎,并把我从她的怀里推开,扭过身去,粉腮羞红,娇涩地说道:「啊呀!真是对不起!我……我原以为……你醉了……不会醒来的……」说着,用手捂在脸上。但是,我从她的手缝里,看见她的脸一直红到脖颈。我无所措手足,就要下床离开。但是她不准,央求我:「阿坤,不要走!」并在我的背后用四肢缠着我不放,主动吻我的脖颈,怯生生地说出一些对我爱恋已久、渴望委身于我的缠绵话语。她说:「坤儿,你知道吗,你身上有一种令人陶醉的魅力,沒有任何一个女人能不为之动心,我实在无法抗拒你的魅力!」接着她又说道,今晚原以为我喝多了酒不会醒来的,想悄悄与我亲热一会儿,然后再离开,沒有想到我竟醒来。我又转过身来看着她,她连忙垂下螓首,娇羞之态可掬。最难消受美人恩!那话语,软语莺声,那神态,楚楚可怜,使我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心头不禁一荡,绮念横生。后母今年才三十岁,生得清秀甜媚,粉颜丹唇,桃腮樱口,十分美貌;特別是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流盼轻盈,清澈闪亮,明眸善睐,含情脉脉,看你一眼就会使你浑身酥麻;而且,她有着非常骄人的、少女一般美妙的身材,苗条而丰腴,肌肤雪白细腻,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加上她很会保养和打扮,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出头,丰神绝代。说实在的,许久以来,每当看到她,我也常常有所思慕,但由于是母亲,加之她的气质高贵端庄、落落大方,妩媚中带着刚健,我对于她崇敬有加,倒是从来沒有产生过非份之想。现在,她那种因胆怯而